楠月檀

晴:“兔角是大变态!”

青云环绕醉游人(富士山)







《 大  ̄▽ ̄ 二 》


未时的天空已描下淡淡的彩云,时光总是那么不进人情,是啊,这磨人的岁月何时才方能消停?为的,只是想挽留我们的那一刻,不可么?
今天的印飞星与往日不同,从早晨开始双脸绯红,没有平常的沉重,其实说罢就是人有点晕乎。心不在焉拿着水壶正浇水的他勉强挺直了身板在东方纤云面前装没事,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有事没事。

而今天的东方纤云却精力充沛,从早晨就若有所思地仰头遥望着天空,金瞳中印称着云层,夹带这眼前的白发人儿,蔽谧双眸中流缓着一种莫名的期待,好像一件事情憋在心里想要释放出来一样。这对极具观察力敏感水灵根的印飞星丝毫隐瞒不了,如果是往日印飞星一定能准确的猜出东方纤云的“所思”,但是,今天的他状态不佳,不过这点明显的心思他还是能看出来的,大师兄究竟在期待什么?
“诶,师弟..。”
光是这句话就显得生硬,像是早早备稿好的台词,不过念的还是磕磕碰碰。
“大师兄叫我有何贵干?”印飞星今天不想和他追打,这反常的回答让东方纤云大吃一惊,不会吧,这是我师弟吗?眼前这个彬彬有礼的人这么可能是那个暴力骄蛮的印飞星?他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
“诶,师弟,今天的仙果很甜所以我多吃..了几个”
东方纤云边说边双手抱头,似乎已经料到一个有力而愤怒的拳头会砸在自己脸上,太可怕了!不过,这次东方纤云作死挑起印飞星的怒气,想着这一拳千万别下来,有想着这回能那个他所认(ai)实(lian)的飞星终于回来了被打也值得,谁叫他就摊上一个傲娇的师(qi)弟(zi)呢?不过他愿意。
可是这一拳迟迟没有下来,东方纤云从捂着头的手臂缝中瞄了一眼,周围的花朵好像失去了芬芳,眼前只有这个可爱的人儿:高高束起的白发在微风中撩起银丝,芬芳的气息迷倒多少人的心,至少东方纤云就是一个。挺拔的身躯在他眼中就像花一般的柔弱,需要用心去爱。还有那赤红的双眸写满了“东方纤云”这令他自豪又害怕,不过以往的红瞳总是那么活力,可为什么今天却有点迷离......此时东方纤云才注意到他脸上泛起了一层薄薄的红晕,愈发微烫,雪白的皮肤衬着这一抹红,是在想我么?东方纤云自作多情的想。是啊,此时的印飞星细看的时候确实撩人,可并不是在想他。
东方纤云看着印飞星感觉都有点克制不住自己了,浑身的压(yu)抑(wang)都被勾了起来,现在这样泛红的印飞星就像一只柔软的小猫蜷缩在角落,好可爱..!!被迷(yu)惑(wang)所征服的他正想扑上去“吃掉”猎物的时候,眼前的“猎物”突然直直倒在东方纤云的腿上,东方纤云被突如其来的幸福给吓到了,乍一看才发现飞星的脸上涂满了红,这红已经不是他想象中的羞涩,而是.......不好,八戒生病了!
这里是东方纤云的房间,床上的人儿喘着粗气,喉咙像被堵住似的说不出话来,双眼紧闭,脸上更是滚烫烑红一片,怎么办?怎么办!东方纤云被急的团团转,不过现在应该还能控制一会病情,毕竟翻出我小学的知识拿冰毛巾敷在头上了,眼下还缺感冒药,拿来的感冒药啊!!!东方纤云真是要被急疯了,这么多年来逍遥门第一次有人生病,而且还是这个精(ao)力(jiao)充(zha)沛(mao),不省人事的家伙,这应该不是普通的小病啊,哎呀,还是上山请师傅吧。东方纤云给八戒盖好被子急急忙忙转身走了,刚出几步他突然停住,不行,万一谁偷偷进来什么的,说罢,东方纤云回头把房门锁上,刚好印飞星忽然醒过来,东方纤云正好锁上房门直接转身离开,可这场景却被印飞星误看成大师兄抛下他走了,最终还是勾起了他上一世的回忆....
“大.....大师兄...不要抛下我....一个人.....”说罢,赤红的双眸中挤出了泪,挣开手想挽留住他的背影,可惜.......突然,又飞星又昏倒了,印飞星整个人直接滚到地上,幸好紧裹在身上的被子垫在身下,锦衣散开,宽松的衬服斜露出那光滑细腻的肩膀一角,檀乌的睫毛微微上扬,红色的双眸想要释放,披散凌乱的白发铺在地上,啊,好一个绝世美人.....
东方纤云气馁的走在回房的路上,师傅今天不在山上,又是去那个金光闪闪的人那了,怎么办啊,我活了这么多年都没照顾过生病的人啊,东方纤云丧气地一推门,眼前的景象让他不知所措,他反射性地关起门,像是一不小心看到了人家女孩子。不对呀,东方纤云你在想什么,他是你师弟,师弟啊!虽然你已经图谋不轨......此时的东方纤云心脏跳的飞快,脸上也冒起了红晕,(脑袋里想什么我就不多说了),他拍了拍被烧的滚烫的脑袋,不,他是我师弟!
东方纤云再次打开了房门,鼻子突然一算,呀,流鼻血啦!【纯属恶搞】
印飞星吃力的张开眼睛,看见坐在身边的人忽然安心了下来。毕竟此时的飞星发烧脑热,就像和了几瓶酒一样,“大...师兄,不要抛下我....”飞星又哭了起来,泪似一颗颗珠子滚过飞星撩人的脸颊。
“师弟,我永远不会离开你的...”东方纤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他把飞星推上了床边,吻着飞星,两人已全然不知自己在做什么,心中有爱,这就够了......
东方纤云狡猾而失控的手不自觉地抚摸着飞星,气(qíng)氛(yù)逐渐升高的东方纤云强吻着飞星柔嫩的唇瓣,舌尖甜蜜的触感让印飞星突然软了下来.......
夕阳余晖下,清风拂走了一切忧愁......仿佛圣母的手亲临额上.....
“哎,我还以为什么病呢,原来xx病啊。”东方纤云如是说。



大二meat

大师兄看着飞星唇中呼出的热气,脸珑不知不觉凑近....“唔..”唾液交织在两舌之间撩人地缠动着....纤云的嘴角勾出一枚邪笑,温柔地掰开飞星湿润的双腿,纤细的指尖向密林深去....:八戒急忙夹紧双腿,脸上泛起了一片红晕,可并没有什么卵用,大师兄的手已经摸到了股沟那,轻轻摩挲着。印飞星本生的就像个女孩,身体比女孩还敏感几分,全身一阵酥软,无力反抗,脑内一片空白,樱唇微张。东方纤云哪见过这样的师弟,脑子瞬间被欲望所侵蚀。:“大师兄.....”娇红的脸蛋被羞涩占据,肆意的下体逼迫着喉结中鸣这一丝丝低低的娇喘“@~大师兄..~好痛~:萧瑟的夜风凉粘着飞星布满全身的液体x,缠绵的肢体喘着娇韵,十指相依,心为一体...纤云看着身下撩人的白散发,银丝缠绕着黑雾,昏暗的油烛灭在星点月缀的暖味的夜空中....闭上双目...... “你只有我能杀”。 “嗯”。

大二

大师兄看着飞星唇中呼出的热气,脸珑不知不觉凑近....“唔..”唾液交织在两舌之间撩人地缠动着....纤云的嘴角勾出一枚邪笑,温柔地掰开飞星湿润的双腿,纤细的指尖向密林深去....:八戒急忙夹紧双腿,脸上泛起了一片红晕,可并没有什么卵用,大师兄的手已经摸到了股沟那,轻轻摩挲着。印飞星本生的就像个女孩,身体比女孩还敏感几分,全身一阵酥软,无力反抗,脑内一片空白,樱唇微张。东方纤云哪见过这样的师弟,脑子瞬间被欲望所侵蚀。:“大师兄.....”娇红的脸蛋被羞涩占据,肆意的下体逼迫着喉结中鸣这一丝丝低低的娇喘“@~大师兄..~好痛~:萧瑟的夜风凉粘着飞星布满全身的液体x,缠绵的肢体喘着娇韵,十指相依,心为一体...纤云看着身下撩人的白散发,银丝缠绕着黑雾,昏暗的油烛灭在星点月缀的暖味的夜空中....闭上双目...... “你只有我能杀”。 “嗯”。